您的位置: 玉林信息港 > 养生

走尸档案 第九十三章 清醒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8:21

走尸档案 第九十三章 清醒

我立刻回头,发现在后面一个人也没有。

我张头四顾,同样没有发现半个人影。

紧接着,我重新看向地上的箭,究竟是谁救了我?为什么不肯现身?这地方本来就没有其他人,刚才看见的人,居然还是一条大蛇。这个救我的人,会不会就是王**国?

都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什么时候还练会了射箭?

主要的事,这个救了我的人,为什么要躲起来?

我决定不在原地多留,捡了地上的箭,立刻往上爬,须臾爬出了这个诡异的会场,而此时,天边已经是夕阳西下了。与此同时,空旷的沙漠中,我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哨声。

是队伍的信号哨,这是集合的声音。

我的信号哨早弄丢了,否则之前早就吹哨子了,而不是骑着骆驼出来找人。当下,我便骑上骆驼,朝着信号哨传来的位置奔去。

骆驼走的时候慢悠悠的,但跑起来速度还真不慢,只是有些颠簸,很快,我就赶到了集合的地方。所有人都在,我反而是一个到的,谭刃神色不愉,説:“让你原地等着,瞎跑什么……嗯?”他突然发现了我手里握着的东西,声调一转,诧异道:“这东西哪儿来的?”

我立刻翻身下了骆驼,将手里这支造型原始的箭递给众人,将之前的经历説了一番。一条大蛇变成人的模样,这事儿有些骇人听闻,韩梓桐道:“你的意思是,那个女人,那条蛇,就是蛇摩女神?”

王泽海道:“肯定是她,没想到都这么多年了,这个什么女神还留在这个地方。她盯上xiǎo苏兄弟了,会不会跟着害咱们?”这会儿天色已晚,天边一轮红日,如今只剩下一弯残影,四下里已经暗了下来,气温也开始降低。

韩梓桐柔声道:“咱们今晚得多注意一些,不过,这只箭的主人,既然肯救人,就説明咱们还有一位看不见的‘朋友’。”王泽海大手一挥,説那就先找个地方扎营,晚上分成三组轮流守夜。

当下,我们找了个避风口,扎起了帐篷休整。

根据安排,韩梓桐照例和韩绪一组,韩绪虽然不靠谱,但韩梓桐这个人却很是谨慎,有她在还是放心的。第二组是谭刃和王泽海,第三组是我和周玄业。

众人扎好了帐篷,拿出些吃喝进食,谭刃似乎对那支石箭很感兴趣,拿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看着看着,他竟然低头开始嗅了起来。原则上,我是打算近期不和谭刃多接触的,説得越多,错的越多,一不xiǎo心工资就没了。

但这会儿见到他奇怪的动作,我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老板,这箭有问题吗?你闻什么啊?”

谭刃不冷不热的看了我一眼,将那支箭递到我鼻子下面,道:“闻闻,是什么味道。”我嗅了一下,发现这箭身上,果然还有股怪味儿,凑近了闻,味道还挺浓烈的。

在我努力分辨着这是什么气味的时候,谭刃道:“如果真的是蛇摩女神,这么一支普普通通的石箭,能把它逼走吗?”

説真的,这石箭,连箭头都不是很尖,别説射有鳞片的蛇类,就是直接射到人身上,估计也多是一块乌青,要破皮都很难。谭刃这么一提,我还真觉得不对劲。

那蛇摩女神,怎么会被这样的一支箭给逼走呢?

难道这箭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莫非和这古怪的气味有关?

韩梓桐闻言,将这支古怪的箭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又低下头闻了闻,立刻説道:“这不是普通的石头,是硫石。”

“硫石?”我有些不解。

一边的王泽海经常和石头打交道,立刻解释道:“就是含硫量很高的一种石头,天然的硫磺。”虽然我不清楚硫石的概念,但硫磺可是蛇类的克星。

难道这就是击退蛇摩女神的奥秘?

韩梓桐道:“不仅是硫石,它表面应该还涂抹过什么东西,不过我辨别不出来。”顿了顿,她又道:“不过这东西我们可以留着,万一那个蛇摩女神再过来,咱们也好对付它。”

当下,我们又将携带的硫弹放在火里烧,使得周围这一片,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硫磺味儿。

众人吃喝完毕,便按照之前的安排各自守夜休息。

出于照顾女士的原则,我们让韩梓桐守班,我和谭刃守第二班,王泽海和周玄业守一班。接下来,一切风平浪静,我安安稳稳睡了一觉,直到十二diǎn多,韩子熙进来叫我和谭刃接班,我俩才爬出来帐篷。

外面升着一堆篝火,是捡了周围遗迹中的一些烂木头堆起来的,由于燃料不多,所以篝火只是xiǎoxiǎo一团,烧的并不旺。我拍了拍脸,让自己的瞌睡虫清醒一些,紧接着,便时不时的在周围走动一下,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在蛇摩女神的地盘上,我们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走完一圈之后,我坐回火堆边上,那只硫石箭就插在火堆旁边,不远处那个老野人蜷缩在地上,离火堆有些远,显得十分可怜。我想了想,拿了个外套给他罩上,没想到那老野人却是十分机警,我才刚一靠近,他就醒了。

一双浑浊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并且张了张嘴,我以为他会像之前那样,发出咕噜咕噜的怪声,但下一秒,从他嘴里,冒出来的却是一段话:“蛇蛇……有快快跑。”他的声音嘶哑干涩断断续续,如果不是就着盖衣服这个动作离的近,我几乎都无法听清他究竟在説什么。但那个蛇字,却是非常清晰的。

我心中一惊,忙道:“老板,快,他能説话了。”谭刃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我俩一左一右的蹲在这老野人身边。我发现他説话有些困难,像是嗓子很难受,立刻拿了水袋喂他喝水。

老野人立刻伸长了脖子,咕嘟咕嘟的喝,显得很饥渴的样子,足足喝了半袋子水,他才猛地叹了口气,显得很舒服很满足一样。

他那双浑浊的眼睛,似乎变得清明了一些,説话的声音,也没有那么嘶哑难听了,他道:“你们你们是谁……”

看样子,这人竟然恢复神智了,我和谭刃对视一眼,都有些不明所以,不是説他的神智,被蛇摩女神破坏了吗?怎么现在突然好了?

我道:“老爷子,你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吗?”老野人皱了皱眉,捂着头似乎在回忆些什么,大约两分钟后,他忽然倒抽一口凉气,道:“我想起来了。”紧接着,他猛地从地上窜起来,但由于身上捆绑着绳索,因而一个没站稳,立刻倒了下去。

既然人已经恢复神智,我们自然不会再将人这么绑着,当下我一边道歉,一边给他松了绑:“老爷子对不住,你之前神志不清,一直攻击我们,所以才出此下策。”

老野人被松完绑后,活动了一下手腕,道:“不用解释,我都记得,也不用道歉,其实,是我该感谢你们的。”

这话到让我有些不解,感谢我们什么?

仿佛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老野人説:“那尊神像,你们知道吧?我就是被它给控制了,离它越近,就越可怕,如果不是你们把我带离那个地方,我恐怕得一辈子浑浑噩噩了。”

我想起自己当时被那蛇魔女神像控制的一幕,不由得后怕,如果当时不是老野人正巧攻击我,将我给推开,恐怕我也要步他的后尘了。

如今老野人清醒过来,之前萦绕呢在我们心头的诸多疑惑,自然就有解决的途径了。谭刃立刻将所有的问题都摆了出来,老野人被这一堆问题狂轰乱炸,有些招架不住,他忙罢手,道:“别急,一件件来。你问我是谁?我不姓王,也不知道什么王**国。这个海象牙是我捡来的。”接着,他开始説起了他的身份。

而这人的真实身份,还真是让我始料未及。

老野人叫柴宽,他和那具被我们打包在骆驼身上的干尸,其实是同一个队伍的,也就是同一支考古队。他们为了寻找黄巢古国,而进入了那片绿洲,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收获,但直到他们发现了一条密道后,情况就改变了。

那条密道,就位于流滋国库的地底,我们这伙人不懂机关,所以之前并没有发现。而老野人一行人,却是专业的考古队,队伍中有一个人,对古代机关的研究很有造诣,在他的帮助下,他们发现了那条密道。

而那条密道所连接着的,正是黄巢古国的‘地下神宫’。

陕西男科医院
大同治疗白斑的医院
临沂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陕西男科医院哪家好
大同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