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林信息港 > 教育

直男受不受

发布时间:2019-06-25 23:41:20

这种像剥皮青蛙一样的姿吅势让陈晟挣扎得都显多余,只能任由小龙的手指在他的窄dao里chuōchuō点点,突然栓剂碰到一个神秘点,脊背猛的蹿过一道电liú,跟着已经升旗的小陈晟激动的抖一下,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小龙的眼睛。←◆有意思书院www.hei hei66.com↓◆“阿晟,为什么……小阿晟刚才震了一下呢?”听着小龙语气天真的就像在问是谁发明的电灯泡一样,此刻呼xī都变得zhi热的陈晟只能咬着下唇抬起手臂遮住自己滚吅烫的脸。这一切到底该怪谁啊?!看着害羞到不行的陈晟,小龙并不打算这么快就放过他。顶着栓剂的手指一边寻着机会去触吅碰那神秘点,一边扮演着人畜无害可爱天神的角sè。“小阿晟相当的精神呢,不如小龙来和好久不见的小阿晟打个招呼吧,这样阿晟的病才能快点好。”刚说完,小龙就一口qīn在小陈晟的铃口上,陈晟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口的时候,他已经把精神饱满的小阿晟hán在嘴里。前面和后面同时被人爱吅抚,这种激烈的床吅上运吅动陈晟真的是次领教,而且还是在自己病得七荤八素的时候,脑子里一片浆糊连平曰的小家子气都没了。捂着脸咬着嘴唇隐忍折磨人的快吅感,嘴里却时不时溢出沙哑的jiāo吅喘,连动作吅爱情戏里面固定的几句台词都没来得及说出来,比如,“啊……不要”,“……不……停下”,“嗯……住手……”之类。就在陈晟弓着背要烹吅发的那一刻,小龙的手指却拔吅出来连带着也停止为小陈晟吹吅箫,他从陈晟的股间抬起头来,眯着眼睛很是情sè的tiǎn吅着自己的嘴角,整个人带着带着一种说不出的xié魅。微微汗湿的liú海卷曲起来,光线照在他赤吅倮的身上怎么就这么让人xuè脉烹张呢,明明是一样的五guān,一样的泪痣,却给人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气场。这一刻陈晟看dāi了,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幻觉。“阿晟很乖,把yào吃了,那么作为奖励小龙也送佛送到西吧。”送佛送到西?!如果陈晟没记错的话,小龙次听到这句话时还非常无辜的问自己为什么把佛送去西边?陈晟不由苦笑一下,孩子长得还真快啊,都到可以吹吅箫的年纪了。小龙牵起陈晟的手握住自己的炙热的欲吅望,另一只手握着陈晟想去到快发疯的炙热,两人的硬挺黏答答贴在一起同时开始套nòng起来。几分钟之后,两人手里皆是一片白浊。热的满头大汗的陈晟几乎快拖力的晕过去,四肢摊开躺平在床吅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小龙这边也终于算是神清气shuǎng,随意的倒在陈晟身边抽吅出床头的面纸清理起来。“阿晟饿不饿,小龙给你做好吃的去。”此时的陈晟哪里还有那个脑力去思考刚才发生的一切,钢门栓也好,吹吅箫也好,互撸也好,他根本就没那种脑细胞去消耗,只能躺在那挺shī。这时候小龙wēn柔的伸手理了理陈晟汗湿的碎发,用修吅长的手指梳理着他的头发,轻轻的wěn在他嘴角上,默默的起身穿衣然后帮陈晟穿衣,带着恋恋不舍的目光走出房间。意识不甚清明的陈晟在被小龙半bī半劝的喝小一大碗粥之后,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睡上一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身吅体没有感觉那么沉重,脑袋也不那么晕,眼前的世界也不再旋转。庆幸着自己终于从旋转木马下来,陈晟开始审视现在这种并不陌生的状态。小龙毫不客气的一手抱着把陈晟的脑袋靠在自己怀里,一手sǐ紧的搂着他的腰吅肢,一只脚豪气的搭在陈晟的大吅tuǐ上。看来陈晟就算是sǐ也逃不开作为小龙抱枕的命运。他虚吅拖的叹了一大口气,脸贴着小龙的胸膛几乎可以听到这只八爪鱼的心跳,咚咚咚一声声强吅健而有力规律跳动,让陈晟勾起之前模糊的记忆。直到睁眼前他还一直以为自己陷在沼泽里,浑身是黑吅暗而粘吅稠的液吅体,濡吅湿而wēn热的触感,令人窒吅息的炙热喘息,黏吅膜和唾液发出的声音,这一切都真吅实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眼前明明是黑吅暗,可是身吅体却并没有感到阴冷è寒反而是炙热得欲qiú不满。热得快要疯掉的他像是缺水的鱼儿一样张吅合吅着嘴唇,一人欺身而下开始tiǎnshì着他干枯的唇吅瓣,口腔里舌吅头和黏吅膜发出的声音比什么都美妙,交换唾液的方式就像是在汲取水分一样tān婪。想要更多,想要更加贴近,想要在汗水中和对方一起融化,还想要用自己已经抬头的欲吅望去挑吅逗对方,和他摩擦让他抚吅慰……“呐~阿晟一起来做舒服的事吧!”那个在陈晟春梦中和他激wěn的男人微微沙哑的嗓音说出这一样句话,陡然间陈晟全身一震完全清吅醒过来。刚才怎么回事?!他居然会意yin,意yin的对象居然是小龙?!此刻躺在小龙怀里的陈晟如遭雷击,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不敢置信,抬起自己搭在小龙腰侧的手臂,怎么得他堂堂七尺男儿居然对一个男人出现性幻想。此时此刻居然还qīn吅密无间的和对方拥睡在一块?!陈晟那个惊吓、恐惧、怀疑种种情绪在眼底闪现。他终于还是沦陷了?在小龙这个坚韧芦苇面前,陈晟这个又宅又直的磐石难道真的从内部裂开了?!应该……不会……不了个是……我勒个去……老陈家列祖列宗……雅吅蠛吅蝶……在陈晟的心里直男的尊严是和老陈家列祖列宗一样重要的存在,如今他好像有什么在眼前幻miè,或者说他被什么抛弃了。直觉他应该立刻起床点三根香找个牌位拜一拜,摒除杂念盘tuǐ而坐入个定。这样他心里的惴惴不安那些有的没的限吅制级画面,那些个跟男人吹吅箫互撸的幻想才会消失。激动得想立刻掀被子下床的陈晟,刚一动身就被身旁的小龙一把抓吅住胳膊,稍用吅力一扯陈晟利落的倒在床吅上。小龙看似漫不经心手上的力度却丝毫没有减少,侧过脸带着一贯的天真烂漫对陈晟说:“阿晟好了吗?!”说bà就用手掀开陈晟额头上的碎发,把自己的饱满的额头贴上去。“呐~阿晟要好好的感谢小龙哦,已经退烧了。”如此近的距离让陈晟本能的胸口一窒,小龙说话的气息拂过他的脸颊,长长的睫máo几乎刷到陈晟的眼皮上。他知道自己在发吅抖。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留言、留言、留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亲的留言是更文的动力!

德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泸州的治癫痫病医院
青海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