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林信息港 > 娱乐

海润光伏乌龙补偿方案公布业内称应有更多考

发布时间:2019-08-15 19:59:32

  2014年6月12日是海润分红派息除权日,海润光伏以7.15元的价格开盘,而正确的除权开盘价为7.95元,该股票下午随即停牌,而当日上午卖出的投资者白白损失了近10%。

  按照上交所的处理方案,海润光伏在2014年6月16日复牌,并且 以7.95元作为计算价格涨跌幅度的基准 ,于是乌龙当日上午以乌龙低价买入海润光伏的投资者,就捡了 便宜 ,捡来的便宜总是要迅速变现的,获利盘的出逃,造成了16日海润光伏约4.4%的跌幅。

  虽然上交所与海润光伏共同对乌龙当日上午卖出的投资者进行补偿,补偿的计算公式公平合理。但仍引来了业内人士的质疑。

  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在致函《中国证券期货》表示,问题并不随着对卖出投资者的补偿而结束,上交所与海润光伏共同假设了一个前提,即本次乌龙是由疏忽造成的,但该前提并不必然成立,至少理论上,存在这样一种可能:有人故意造成本次乌龙并通过当日上午低价买入而谋利(事实上,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中,也存在同样的可能性)。

  在足球场上,乌龙球可能是一种失误,也有可能是假球。 按照现有方案,上交所与海润光伏似乎放弃了对不当得利的追偿权,如果真有人设计了这样一个 假乌龙 ,那么, 假乌龙 的设计者不仅以完美迷局开题,更是完美地猜中了结尾。

  王智斌认为,即便本次事件 假球 、 假乌龙 的可能性非常小,即便本次事件追偿不当得利的实际意义不大,监管部门也应通盘考虑,坚决对不当得利进行追偿,因为追偿本身表明的是一种 绝不姑息 的态度,如果没有这种态度,就意味着 乌龙 可以成为谋利的一种方式。

  他还表示,2014年6月16日海润光伏约4.4%的跌幅,应该是 不当得利 的投资者或者是 假乌龙 设计者们获利出逃而导致的,这也反映了处理方案的弊端,当上交所决定6月16日 以7.95元作为计算价格涨跌幅度的基准 进行复牌的时候,当日跌幅就基本注定了。甚至可以认为,复牌后的跌幅与在很大程度上是处理方案考虑不周造成的。

  事实上,在停牌期间,上交所应将乌龙当日上午买入海润光电投资者买入的筹码暂时锁定,这既有利于追偿不当得利,也可以避免复牌后的暴跌。复牌后,可将补交差价作为解锁条件。

  现在的问题是,在复牌后股价暴跌过程中受损的投资者,其损失与 乌龙除权 以及随后的处理方案之间,的确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其损失应如何补偿,上交所亦应有所考虑。

央行封杀代查个人征信App严处征信信息泄露
天津生活服务种子轮企业
2015年天津家居F轮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