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林信息港 > 法律

周进登科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10:45

周进,外号鸡毛,又名官痴。别号,女人词典。   鸡毛16岁那年,初中刚毕业,不知通过什么关系被县人事局招工。接着,安排进向阳镇任文化专干。   向阳镇组检干事陶立,在2006年6月份县乡换届中,升迁玉子镇任司法所长,镇组检干事岗位暂时出现空缺。   7月的一天中午,领导、干事都下乡去了,政府大院书记坐镇。   鸡毛想当镇组检干事,心里为这事已经盘算了好几天。拖延着没下乡,寻思着如何找书记说明自己的想法,好争取到岗位。   鸡毛心里清楚:组检干事岗位必须得公务员身份,中共正式党员担任。自己后者条件够,但前者条件是他的软肋。所以,这事必须书记首肯。   镇上公务员身份的干部有好几个,武装干事、民政助理员、团干、统计员、司法助理员……领导能给他这个机会吗?鸡毛心里有些打鼓。   鸡毛站在楼上瞅了瞅,院子静悄悄的。下楼后,立在书记办公室一旁,朝被风吹起的门帘缝望去,书记正在看报。鸡毛轻手轻脚来到书记门口,敲了敲门,里面的传出的一声:“进来!”鸡毛闪进门内,说明来意,并表示自己非常愿意当组检干事,并有信心干好具体工作,让书记给他个锻炼的机会。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鸡毛又如此热情,让谁兼职也是兼职,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书记心想。再则书记也觉得,要等到组织部门给单位分来新的组检干事,不知到猴年马月。所以,没加思考就同意了鸡毛的请求。   第二天,在机关脱产干部会议上,书记宣布:“周进任镇组检干事!”   一时,在坐的单位副职领导、机关干部心里忽然明白了鸡毛这两天工作突然变得积极主动的原因。   在镇政府里,组检干事的岗位往往显得尤为重要,所以组检干事一直被称为“一号干事”。好多业务要与组织部、纪检委来往,与领导相互接触的频率也比较高,干好了,很容易彰显出自己能力水平,有利于个人仕途进步。   “难道鸡毛想上副科级?前些年干什么去了?都已经34岁的人了!这两年工人身份提拔的越发少了,就是真提拔能轮到他吗?镇上公务员身份的干部一大把。你说,鸡毛是不是痴人做梦?”会后,镇上的老林业专干在上厕所的路上和计生专干猴子悄悄私语。   “鬼知道,这家伙既然接这个位置,就有他的缘由。听说,他的关系在市上!这年月,哪个事情按常理出过牌?再说,他们当不当官,与我们这些老家伙有什么关系。就是当上了,我们还不是给人家牵马拽镫的人!”计生专干阴阳怪气应对着。   “我在乡镇干了一辈子,奖状、荣誉证书能提一箩筐。可是,前些年到了该提拔干部的时候,领导说咱年轻,让资历老的同志先上,以后还有机会。就这样被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现在自己年龄大了,领导又说提拔领导干部要年轻化,让青年人上。”老林业专干气愤地说。   “领导永远是两张嘴,你能说过他们?”计生专干打趣地说。   ……   从此,鸡毛当上向阳镇的组检干事,有事没事就爱往各领导处蹿腾,手里端个茶杯,好像一个准领导,说话也领导气十足,大有一种凌驾于其他干部之上的气势。   在外人眼里,鸡毛永远是个大忙人。遇到邻近单位的干部,鸡毛经常爱给人说:单位材料把他写得累的,组织、纪委口要的资料太多,忙得他经常加班,双休日还回不了家;县组织部部长、纪委书记又和他单独说话了;近又陪书记和某常委在某酒楼吃饭了;近官场动态晴雨表如何分布,某单位某人近将出任什么职务;临近几个乡镇、事业单位有无美女,何许人也?婚嫁与否?姓氏名讳?身高、漂亮分值等等,鸡毛都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时间不长,“鸡毛”的外号也就由此而来。“女人词典”的名号也被同事叫开了。   鸡毛永远给人一种精神抖擞的感觉。   一台电吹风用了多年还在用,经常拾掇个毛寸发型,头上打些摩丝,头发弄得挺直而湿润,像被牛舔过一般,更像团成一团的刺猬。   2004年的时候,鸡毛穿的衬衣、裤子没有超过30元的,皮鞋价位从没超过50元。   鸡毛穿上身的衣服,从没超过三天,不管脏否脱下就洗,白衬衣基本是一天一洗。身上的衣服,棱角分明,干净、平整。   鸡毛爱吃零食,但从不在自己房子吃。买袋瓜子,手抓两把装进衣袋,来到别人房子,也不让人,端个茶杯,与人一边神聊海谝一边吃吃嗑嗑。一时间,唾沫星乱飞,瓜子皮遍地。   吃毕,话完。   杯子底已朝天,鸡毛会毫不客气地提起同事的热水壶为自己杯子续满水,又转悠到另一位同志房间去了。   鸡毛有典型心里强迫症。洗完脸的毛巾,没放到位置,地面上有垃圾,鸡毛是睡不下的,除非收拾到位才肯罢休。   鸡毛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像陀螺一般工作着,做事又事无巨细,一件工作干完后,要反复检查两三遍,直到没有瑕疵才为止。所以,鸡毛干的工作基本是没有毛病可挑,好多事情领导还没安排,鸡毛已经按上级要求按标准如期完成,深得领导满意和放心。   一连几天,书记没来单位上班。镇上的脱产干部在镇长的指挥下,去各村准备考核点的准备工作,打扫沿路卫生的打扫卫生,为筹备半年考核工作做准备。此次考核县委书记带队。   鸡毛被镇长派往槐山猎户家收购野鸡、野兔。驱车一阵急行,四牛家到了,好在来的前一天与猎户四牛联系过,刚打的新鲜山货正挂在门口的梨树上,还没有出手。四牛在院里转悠着,好像正等鸡毛到来。双方见面后,客套了一番,接着就开始过秤、付钱。随着交易的结束,两只野兔、三只野鸡已经被四牛的老婆绑好在摩托车后座。上车前,鸡毛检查了一番拴山货绑绳,这才骑上车正准备发车走人。   “小周,你等等!”四牛突然冲着鸡毛喊道。鸡毛听到叫喊声,迅疾拧灭了本已点火的摩托车。   “你个瓜怂在乡镇混了多年,怎么还是个碎干事,书记他大在省城人民医院住院,这是献爱心的大好机会,你不去看看?”四牛说。   “你怎么知道?”   “书记他表哥是俺邻居,你说我怎么知道!”   “老家伙捏得挺严的,镇上应该很少有人知道,所有领导干部都在准备半年考核。”鸡毛心里想。   ……   鸡毛把鸡和兔带回镇上,给灶上交完差,向镇长谎称孩子发高烧,请一天假回家看看,并歉意地表示明天的考核自己不能参加……镇长看着他那焦急、过意不去的样子,没多想就同意了。   鸡毛请假后,没回家就直搭长途汽车,奔西安而去,到站,下车,买滋补品、鲜花,跨入病房时,书记正在给老父擦身子,鸡毛马上放下礼品,抢过书记的毛巾,自己动起手来,一声一个叔地叫着,叫得既亲热又热肠。   书记在一旁给父亲介绍着鸡毛的情况。   书记是个独子,母亲早亡,父亲多年来孤身一人,患有脑血管疾病多年,每年都要来西安疗养一个月。   有了鸡毛当陪护,书记一下子轻松了许多,鸡毛又如此体贴,书记不好再说什么。就这样,鸡毛就成了老人家的专职陪床,鸡毛嘴甜,有眼色,人勤快,病房里的病人和家属在书记面前对鸡毛赞许有加,老人家很是受用。   一月后,书记父亲康复出院。   镇上的小车把书记和他老父送回了老家,车停在书记家大门口,书记家紧邻省道边,就在鸡毛背着老人家进大门的一刹那间,这一幕正好被鸡毛老家村里过路的黑蛋看见。   黑蛋回到村把鸡毛舔沟子的事给村里人传了个遍。   “这货什么东西,一辈子只认他岳父母,不养活他大、他妈。弟兄三个,就他年龄小,父母亲觉得他没念下书,打工没力气,托娘舅好说歹说给他谋了个工作。其妻教师,只有一女。母亲去年死了,弟兄三个,丧葬费分摊下来每人5000元,两个农民哥都掏了,鸡毛一分钱也没出。怨父母没给自己分下家产,自己在县城买房时更没给自己添一分钱,所以他拒绝掏这份钱。自己父母不孝顺,舔人家领导他大沟子,想当官不要脸,羞先人哩!……”黑蛋像评书演员一般在人群里给人们讲解着鸡毛掌故且分享着他的见闻。   经过一段时间发酵、加工、传播,村里人把此事当为教育子女的话本。   虽说鸡毛只有初中文化,但鸡毛能知耻后勇,不断学习,于前年顺利取得了汉语言大专自考文凭,让单位同事侧目。   自从鸡毛接受镇组检干事后,在每年经济工作会议上,鸡毛不是先进工作者就是党务工作者。   书记在会上宣读表彰决定时,总是有一句让大家记忆犹新的话:“今年,向阳镇涌现出周进等一批共产党员……”   听来令人既振奋又快慰,鸡毛的辛苦终获得领导和同志们的一致肯定。所以鸡毛干起工作来也更卖力了!   鸡毛住四楼,副书记住一楼,副书记朝楼上方叫一声:“周进”,鸡毛闻讯后,马上放下手中的事情,边答应着边一路小跑,从四楼急切奔下,快速来到楼下的领导身旁,大有一步跨四个台阶的速度。满脸堆笑,侧耳聆听着领导吩咐,不停地点着头。   一晃5年一届又过去了,又到换届的时候。一部分领导面临进城,一部分领导即将提升。机会来了,好多人开始动了起来,鸡毛也不例外,活动的更频繁了,不是进城就是入市,大有一番成竹在胸的样子。   一日,鸡毛喝了些酒,有点醉意朦胧之感,在要好的同事面前,从抽屉里拿出一封信,其信皮上书写着几个苍劲有力的毛笔字:泾水县刘涛书记亲启。信件展开其内容如下:  刘书记:   您好!   周进是我一个远方亲戚,请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给予以关照。     贺鹏飞      2011年5月4日   大家一下子愕然,刘涛系本县的县委书记,贺鹏飞是本市的人大副主任。看来,这次鸡毛上副科,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鸡毛在大家一阵恭维声中,已有点飘飘然,如空中的蒲公英随风漂来荡去,更像被雨丝滋润过的百合花一般楚楚斗艳。鸡毛手捏着信件就好像捏着组织部门的任命文件一样,在大家面前大放厥词:什么向阳镇只要提拔一个人就是非他周进莫属,什么这几年他干了那么多工作,吃了那么多苦,论苦劳也轮到他了……   夜已经静了,周进房间灯很晚的时候才熄灭。   大山深处的的政府大院后半夜静得怕人,看过信件的一些人一夜无眠,一些人一声没吭并选择了沉默。   也就在鸡毛信心满怀准备角色转变之际,市里的通知下来:凡是工人身份从即日起一律禁止提拔领导干部。鸡毛得到消息后,人一下子如泄了气的皮球没了精神支撑,焉不拉几。   “政策归政策,规定是为人服务的,人是规定的设计者,更是规定的操作者。事在人为,就看你如何做。”鸡毛在心里宽慰自己。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鸡毛强打起精神,雇了辆出租车翻山越岭,奔县城去了,回到单位时天色渐明。   第二天,鸡毛的头发蓬乱,脸色难看,像得了一场大病,病怏怏的。   后来,鸡毛夜进县城的内幕让所雇的出租车司机给人披露了出来:“鸡毛那天晚上,在刘书记卧室门口等了半天,也没见到人影,也许人家根本不愿见他。只在电话中给他说:‘小周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会按政策办理……’他心里觉得悬。没法,又扑到组织部长家,好在领导认识,鸡毛如愿进入门内,鸡毛说明来意,但是得到部长告知:‘工人身份的干事提拔领导干部的政策上面停了。’鸡毛见过文件,但心里觉得任何事不可能那么,没有一点缝缝。心想:‘只要领导把东西接了,事情就有了谱。’于是,把一个茶叶罐塞进了部长的被子里。”   “部长,这是我给你拿点上好的茶叶!”   “茶叶你拿回去,我不喝茶。你的工作能力,组织部的领导干部都有目共睹;你的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关注的。茶叶你拿上。”   茶叶被领导递了过来,鸡毛只得接住。   ……   换届结束,单位公务员身份的干部,只有名不见经传的团干柳元被提拔为小庄镇副镇长,其他人和鸡毛江山依旧。一大批新任领导不是从别的镇交流过来,就是县部门下派来的,镇上除了副书记原地踏步,镇长荣升书记,别的领导都是清一色的生面孔。   鸡毛有天醉了,并且是醉得一塌糊涂。被饭店老板和服务生搀扶着,送到了镇上。   据说鸡毛当时一人喝了一瓶半白酒,一时大醉。中间上了个厕所,不见了人影。老板吓坏了,怕事出到自己饭店,急忙去找,找到时,鸡毛一人正躺在满是玉米杆的玉米地里嚷着还要喝酒,尿得裤子贴在大腿上,弄得满身泥土。   窝在房子里的鸡毛,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骂娘,个中滋味也许只有鸡毛自己清楚。   没获得提拔,但各种工作领导还是一个接一个安排,鸡毛能拖就拖,能磨就磨,玩起了太极。   领导楼下吼一声周进,没有回音;吼两声,鸡毛手机关机;第三声,鸡毛关门假寐。   每天,除非镇上开饭、开会,鸡毛会如期而至。平时再也看不见端个茶杯满院转悠的鸡毛了。吊儿郎当三个月后,一纸调令,鸡毛进了县司法局。   鸡毛成为局办公室文秘人员,新的单位,新的开端。鸡毛朝八晚六,上班下班,工作一板一眼。时间不长,鸡毛的工作能力马上得到了局长的赞许。   一年后,当我再次见到鸡毛时,他已是局办公室主任,正在某酒店忙着给上级来的领导安排酒菜。   “现在,工作怎么样?”我关切地问鸡毛。   “局里工作单一,一人一岗,也不用经常加班,上班环境挺悠闲。再说,我调进城时,已套上高级工工资,现在我挣得和副科级一样多,提拔不提拔没多大关系。”鸡毛高兴地说。   ……   2015年2月,根据市上撤乡并镇方案,眼看泾水县撤乡并镇即将开始,县上好多到岗到龄的局长们退居二线,空出来好多领导岗位,新一轮的填空补缺即将开始。听说,已经37岁的鸡毛沉寂了3年后又上串下跳,到处活动,以争得一杯羹。   据说,鸡毛擅歌唱。拿手的歌曲是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唱得很动情也很传神,模仿张雨生原唱简直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鸡毛这次能否如愿登科?我不敢肯定,但愿鸡毛的未来不是梦。 共 515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结核病患者应保持的营养疗法
黑龙江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