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林信息港 > 生活

苏医传

发布时间:2019-06-25 23:41:00

“变化是每个人都有的,没什么好惊讶的,我倒觉得大姐这样子挺好的,不会再为谁伤心了,这样不是挺好的?”因为这具身体里面的灵魂不再是苏白芨,而是一个重生的段婷婷了,所以对过去的情感问题也一并抛弃了。有*意*思*书*院*首*发し如果她也像苏白芨这样该有多好,那她现在的心里就不会装有这么多的心事了,或许重生过后的她会像苏白芨一样活泼。苏青黛此行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见茶楼的掌柜钱松,走了两步,就称自己是累了,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而休息的地方自然是茶楼了。茶楼的小二见到了苏青黛一行人,立刻将她们奉为上宾,请进了的包厢。“去把你们掌柜的叫过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问。”苏青黛瞥了眼店小二,随即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对段婷婷笑,“这家茶楼的茶还不错,尝尝。”段婷婷的兴致缺缺,“我看你也不像是来这里喝茶的,你想做什么?”“待会儿你就知道了!”苏青黛神秘的一笑,目光向外看去。今日的夜市也热闹,街上锣鼓喧天的,一群穿红色衣服的人敲锣打鼓的从街市上走过去。段婷婷有些好奇,“哎,他们在干什么?”一群红色衣服人的后面,还跟了许多的男人,青年,中年人,老人,皆有。不过无一例外的,跟在后面的都是男人。“估计是哪家的大小姐要招亲了呗,这是在公告,所有未婚配的男人都可以参加。”苏青黛看惯了这般热闹,倒是没有多大的兴趣。就是段婷婷单手撑着下巴。“原来在古代招女婿,需要这种排场啊!”“也不一定!”苏青黛说,“能摆的出这种排场的人家不多,应该是哪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举办出来的。”段婷婷摸了摸下巴,“那女的可以去参加吗?”“噗——”一个没忍住,刚喝进去的茶从口中喷了出来。“你说什么?”连忙拿手绢擦了擦嘴,不敢置信的看着段婷婷。“怎么。女人就不可以去吗?”段婷婷反问。“女人跟女人之间也可以成亲啊!”段婷婷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似乎在说,你们这些古代人。眼光就是狭隘。在她的那个时代,女女同在一起的,多了去了。苏青黛往后瞥了眼站在段婷婷身后的青儿,青儿回了她一个很无奈的眼神。表示她也受不了自家小姐的这个稀奇古怪的思想。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青儿,阿拂。你们先下去,我有点事情要跟大姐说一下。”使了个眼神,打发走两个丫鬟。包厢内只剩下她们两个,苏青黛说。“你能不能别突然说一句话,都把我们给吓死啊!”“这就被吓到了?”段婷婷挑了挑眉头,“在我的那个时代。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都支持两个男人在一起呢,并且还将这一类支持男生在一起的女生为腐女。”段婷婷给苏青黛解释着她的那个时代的文化。苏青黛皱了皱眉。这些也都可以有吗?不管她说的什么腐女,什么男人在一起,她都不能接受。“以后,你在我面前还是少提这些吧。”段婷婷鼓了鼓嘴,觉得苏青黛的思想太过保守了。天知道苏青黛在接受她是从未来来的人,就已经是超过她的承受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了。“小姐,钱掌柜到了。”门外,阿拂问道。“让钱掌柜进来吧。”苏青黛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你想做什么?”段婷婷看着她问。“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她这算是在卖关子吗?钱松进来,反手关上门,“苏小姐,许久不见,近来可好?”“托钱掌柜的福,我很好。”苏青黛淡笑,打量了眼钱松,“倒是钱掌柜您,有几日不见了,怎么憔悴了许多?”钱松哀叹了一口气,苏青黛说,“钱掌柜,您请做。”“苏小姐,不知这位是?”钱松本来想说的,可目光转到段婷婷的身上时,疑惑的问道。“这位是……”苏青黛刚要介绍,段婷婷就插口说,“我叫段婷婷,钱掌柜,很高兴见到你。”苏白芨尚在闺阁中时,真就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直到后来嫁出去之后,也鲜少出府。人人都知道苏家的大小姐如何如何的温婉端庄,命运如何如何的好,有幸嫁给了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却不曾亲眼见过苏白芨的人。真正见过苏白芨的人极少,钱松在这赫连城内也没见过苏白芨。“段小姐,您好。”钱掌柜打量了一眼段婷婷。“她是我的朋友,钱掌柜,您有什么话直说,无需在意。”苏青黛笑着说,“您方才为何叹气?”“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要将这茶楼卖掉,心中还是有些不舍的。”钱松思来想去,还是将定将这个茶楼卖掉。“我说过了,这件茶楼名义上的主人还是您,其他的无需改变而已。”苏青黛看着他说。“这老夫知道。”钱松的语气里有些怅然。“钱掌柜,您放心,我是个守承诺之人,上次的提议还有效,你可以放心。”段婷婷听了你一言我一语的话,算是听出了名堂来。看着苏青黛,“你要买下这茶楼来?”苏青黛点头,段婷婷问,“你哪儿来这么多钱?”“钱是想办法出来的,你要不要先替我经营着这个茶楼?”苏青黛问道。她想了想,目前她没有时间打理茶楼,身边除了一个阿拂之外,就无可以亲信的人。以前没有,但是苏白芨突然变成了段婷婷之后,就有一个了。“让我来,你确定?”段婷婷指了指自己。“你不是想弄个小店来.经营吗,这么好的机会摆在你的眼前,不要?”其他人都不可信,除了这个段婷婷之外,目前她是自己可以一个相信的人了。“当然不会!”段婷婷挑起了眉头,她正愁着如果自己跟孙新良离婚之后,自己该做点什么事情打发一下呢。以眼前的情况来看,诈死已经是不可能,但换个身份是可以的。“那就这样敲定,我买下这茶楼,你替我经营。”苏青黛从怀里掏出早就写好的协议,拿给钱松看,“钱掌柜,您看了,要是没有意见的话,就可以签字了,若是有意见,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钱松拿过来一看,苏青黛给出的利润不少,足够他下半辈子的生活需求了。他也不是一个贪心的人,看到苏青黛的名字已经签好了,当场也毫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等等!”段婷婷打住他们,有点不敢相信的问,“你们就签这一份字据?”“怎么了?”段婷婷觉得他们这些古人连合同来一个一式两份都不懂,无奈的摇了摇头,“来两份吧,省的彼此后悔。”“大家各自保有一份,这样就不怕对方后悔了!”段婷婷来自于未来,对这些事情应该很懂,便点头。询问钱松,“钱掌柜,你觉得怎么样?”钱松不懂一份与两份之间有什么区别,“这是?”段婷婷随后解释,“钱掌柜,彼此都是生意人,一式两份,才会有保障。”说着,从一旁拿过笔纸,照着苏青黛之前的字据重新写了一份。之后,不仅让两人签了字,还按了手印。“真的要交给我打理,不怕我给你弄得破产了?”段婷婷嬉笑着问道。“你会吗?”苏青黛反问。“当然不会!”说着用力的拍着苏青黛的肩膀,“我发现你真的很有眼光,我在做生意这方面呢,不是我自夸,保证三年之内,让你回本。”段婷婷在没有变成苏白芨的时候就是做生意的,帮忙着家族打理着公司,对管理经营这一方面很有一套。苏青黛白了她一眼,终于见识到女人也有这样一面不要脸的样子了。“钱掌柜的,以后还请您多多照顾。”段婷婷不理会苏青黛的眼神,反而是大大咧咧的伸出手来向钱松索取握手。钱松的反应则是跟苏青黛当时一样,不懂她伸手的意思。直到段婷婷主动的拿过他的手握住,“钱掌柜,我们那里的人在交易达成之后,都是要这样握手的!”钱松奇怪的看向苏青黛,后者抚了抚额头,冲着他点头,“我的朋友是有一点奇怪。”段婷婷拍了拍钱松的肩膀,“钱掌柜,既然我是这家茶楼的负责人了,你能把过去的账本那给我看一下吗?”“好。”钱松站了起来,往外走去。视线一直到钱松关上门之后,段婷婷才看向苏青黛,“为什么要买下这茶楼?”“你我都是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的人,你认为我会坐以待毙,等待苏家家破人亡?”房间内只剩下她们两个人,对于段婷婷她也没有什么可避讳的,把实话给说出来,“你应该知道幕后有人想要害我们苏家。”————————唔,有点忧桑,看不到亲的评论,看不到亲的推荐,看不到亲的打赏(鼓嘴。。。。)(未完待续)...

呼伦贝尔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韶关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张家口的牛皮癣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