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林信息港 > 科技

重开地府 第四十九章 我乃阴司正神

发布时间:2020-02-15 20:14:29

重开地府 第四十九章 我乃阴司正神

这小娘皮,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么?

张羽心中腹诽着,面上不动声色,丝毫没有气急败坏,倒是让钟毓灵微微有些失望。

方才钟毓灵拿出的拂尘应当便是道门的法器一类了,现在那几个老鬼应该是被她困在阵法里面,而那个阵势明显以困敌为主,不求杀伤。

几个百年老鬼,在人间已是相当厉害的存在,她一个年岁不大,修道没有多少岁月的姑娘,不可能随手间便能布置出这般厉害的一个阵法。

联想到钟毓灵刚才是从棺椁中出来的,倶秦观和先前所言,装的是送给历笙的炉鼎。

而且面前这个冷面煞星,叫做高欢的家伙,明显是来接应的。

那么,显然,这二人绸缪清源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阵法的布置也应当早已妥当,只是凑巧今日碰上自己罢了。

一念及此,张羽心中暗暗戒备,道法末世啊,居然还有修行人士现身人间,并且对百年阴鬼下手,这其中,定然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张羽老神在在,本想稳坐钓鱼台,可眼下突发状况却逼得他不能不出手。

始终在原地打晃,几名老鬼穿来穿去,此时终于发现不对,明白自己被高人施法困住。

穷途末路下,狠厉残忍一面显现,面对姜名声,老鬼们彼此再也没有半分藏拙戒备。

于是,姜名声只能无奈的痛呼求救了。

“大人,大人救我!”

张羽本想展现下自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沉稳气度,可无奈姜名声的痛呼听起来实在太惨了点。

“大人,啊……”

只有这么一个小弟,还是好几世善人,虽说实力不怎么的,好歹是个潜力股,更是眼下惟一的手下。

恰在这时,嫉恶如仇的高欢却是高调出手,只见他双手一抬,手诀数变,背后赤光一摇,却是跳出一柄桃木剑来。

这时张羽终于看清,他背上背着一个墨色的匣子,像是古代侠客的剑匣一般。

桃木剑色泽暗红,上面绘有数道条纹,像是脉络走势,剑尖圆滑,不似铁剑锋锐,剑柄处钳有一丝红穗。

“开阵。”即便是面对同道的钟毓灵,高欢也冷酷十足,淡淡说道。

钟毓灵只横了张羽一眼,拂尘一甩,场上几处地面亮出光芒,一道波纹荡漾。

高欢见状一个闪身,便持着桃木剑窜了进去。

钟毓灵并没有立马闭阵,只好整以暇地看了张羽一眼。

张羽实在不喜欢进去肉搏,如果可以,他更愿意在外面坐享其成,等高欢和这些恶鬼们打生打死后,自己再去直接捡人头。

可又一想到高欢出场的骚包样子,担心他太过生猛,万一三两下便把那几个老鬼砍死,弄个魂飞魄散,自己岂不是什么都捞不着,而且,万一他砍完老鬼后不过瘾,又一个顺手把姜名声带着砍了呢。

“唉,我真是一个关爱下属的领导。”

这般想着,张羽也闪身进去。

一入阵内,天地陡然一晃,眼前所见忽然变了。

触目所及,眼前场景十分单调,非黑即白,头上脚下,两团黑白分明的墨色阴阳鱼不停旋转。

看来这小娘皮翻转天地的本领也是有限,比自己从神鉴信息中了解到的,上古大能仙佛,动辄翻手间改天换日的水平差远了。

周遭濛濛青光散发,不远处高欢那个猛人正持剑来回纵横,仿佛古代侠客般,上窜下跳,来回翻飞,一人单挑四名阴鬼,丝毫不落下风。

“要不,等他们砍完了,我再过去主持大局?”

正犹豫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姜名声一见张羽现身,仿佛看到了主心骨,一个劲儿地对张羽哭号着:“大人,您终于来了,小人幸不辱命,将这些恶鬼缠住,只等大人发落。”

张羽一个劲儿皱眉头,这厮当真是几世善人,怎么不要脸的水平进步这么快。

自己躺在地上,眼看要挂,还好意思往身上揽功。

姜名声没有察觉到张羽的鄙夷的脸色,奇怪问道:“大人,方才进来那人可是阴君遣来相助的么,实在厉害!”

不远处缠斗的几名老鬼听到动静,侧头看了姜名声两人一眼,立马分出两鬼,朝着张羽冲来。

妈的,把老子当软柿子捏了还。

心下火气,张羽也不藏拙,锁魂链呼啸招摇着,奔腾着凶猛袭去,手上抽出地府百鬼刀,横刀一挑,迎了上来。

甫一照面,锁魂链便拘住一鬼,那鬼猛一挣扎,锁魂链嗤啦啦越收越紧,那鬼一怔,似没有料到,张羽嘿然一笑,趁机一刀劈下。

刀尖上花纹一亮,刀身上发出万千呼号,只一错身,那老鬼便被劈散了身形。

见机快的张羽

,忙扬手一引,将其收入神鉴中。

剩下的那名老鬼一愣,不等他反应,躺在一旁装死的姜名声忽然扔出锁魂链,将其困了个结实。

张羽朝其暗暗伸了个大拇指,纵身一闪,也来到老鬼面前,抬手便用刀刃抹过。

“啊。”

老鬼一个惨叫,又被张羽纳入神鉴。

短短几个瞬间,张羽便连擒两鬼,自信大涨,暗道早知这地府百鬼刀和锁魂链配合,威力如此奇大,自己早该出手灭杀历笙那僚。

一转头,只听的前面痛呼连连,却是减轻了压力的高欢,一柄桃木剑上雷光隐隐,杀的剩余三名老鬼惨呼不停,来回躲避。

担心自己经验被夺的张羽,顾不上察看姜名声的伤势,连忙上前帮手,锁魂链、地府百鬼刀,连连出手,几个刹那间,便和高欢联手灭掉了那三名老鬼。

刚一除尽鬼怪,天地摇荡,阴阳鱼喷薄刹那,便消失不见。

场景变幻,三人又回到大堂,只见钟毓灵面色微白,似不堪重负,正一脸讶异地看着张羽。

“你到底是什么人?”高欢见识了张羽手段,又感受到他身上的浩大气息,忍不住问道。

“尔等孤陋寡闻,我家大人乃是阴司城隍座下,八品阴神,巡游鬼差!”

姜名声越来越适应自己的身份了,见两人不识大人真身,忙喝道。

刚一说完,又觉奇怪,诧异道:“怎么,你等不是各路阴君遣来助我们的么?”

“什么!”

“不可能!”

钟毓灵和高欢两人面色猛然煞白,惊呼出声,又惊又惶。

张羽配合神鉴,放开阴神,一股浩大,森严如狱的气息显露,澎湃如滔天巨浪,冲击着两人,威势赫赫,冲的两人识海翻腾,只觉神威浩荡,惶然欲拜。

“我乃阴司神祗,法相真身在此,你二人虽凡夫俗子,却已不是肉眼凡胎,如何不识六道正神!”

张羽法相,正气昭彰,瞠目喝问道。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