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温碧霞不后悔拍三级汤唯舒淇也拍过热点资讯

2018-11-27 15:21:59

温碧霞不后悔拍三级:汤唯舒淇也拍过,热点资讯,

1966年出生于香港,1981年进入娱乐圈,凭借电影《靓妹仔》获第2届香港金像奖新演员提名。2000年嫁给香港富商何祖光。

拍摄电影《靓妹仔》时的温碧霞

温碧霞与丈夫何祖光

2007年,温碧霞与任达华在电影《出埃及记》中再度合作

本刊 邹金灿 实习 杨宙 发自香港

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温碧霞[微博]刚参加完上海国际电影节回港,忙于宣传她参演的电影《微交少女》,在谈话过程中,她屡次拿起她的白色iPhone,因为频频在震动。48岁的她,身穿一袭白色露背长裙,这与她在各种媒介上的广告形象吻合。

除了拍电影外,温碧霞还参演了许多电视剧,在《封神榜》里,她饰演妖娆的妲己,此外还有观众熟悉的无线剧集《火玫瑰》。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三十多年,如今她仍对电影有着极强的兴奋感,说起来就停不下。

谈到丈夫何祖光及其家族时,她会显得冷静克制,这与其谈起电影的热烈形成鲜明对比。何祖光是何应钦的侄孙,后者是一个在内地中学历史教科书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公开资料显示,拥有显赫家世的何祖光,现在是所罗门兄弟香港有限公司亚太地区投资银行部副总裁。一直以来,温碧霞忙于在各种受访场合否认自己是嫁入豪门,“我不喜欢人家觉得好像我是为了钱嫁入豪门,其实我不是,我是真的喜欢这个人才会跟他一起。”接受凤凰专访时,温碧霞曾这样说。

她告诉《南方人物周刊》,“我父亲以前有几个老婆,我妈咪是大妈。妈咪老是跟我说,Daddy以前外面有几个女人。我总是觉得人很难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看到很多结了婚又离婚的——你知道这一行很多啦。我从小到大对婚姻都没有什么信心,不想结婚,但认识他(何祖光)之后,是他改变了我、感动了我,让我感到这个男人是可以永远的。”

当然,观众对她的关注,并不只是因为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的“女星嫁入豪门”这一点。1996年,她和任达华[微博]担任主角的电影《惊变》上映,当时正在走红的她,在片中裸露两点,和任达华上演了一段激情戏。人们从此记住了温碧霞。

曾是叛逆少女

“我小时候不喜欢被人管,觉得自由大过天,当时想要自由做自己的事情。”温碧霞说。

“当时知不知道你要的自由是什么?”

“我知道就是要自由,就是不想被人管。”

青春期的温碧霞,是个叛逆少女。她在香港调景岭出生。国民党军队撤出大陆后,大量官兵屯聚在这个地方。温碧霞的父亲是这个败绩军队里的一员,成了一个工厂的管工。这位前国民党军官,对子女展现出极强的控制力。

“爸爸管得我很严。小时候读书,我读中一,即是六年班,就已经有男同学打给我。我爸爸是不会给我接的,直接把挂了。我很不喜欢爸爸这样。家里人也不让我上街,尤其是不让我跟男孩子出去。那我就觉得他越是不给我越是要出去,越是不让我跟男性朋友讲话我就越是要和男性朋友讲话。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很反叛。出去跟一些朋友玩,去Disco。现在那些靓妹(注:“靓妹”在粤语中指年轻女子,与样貌无关)也是去Disco。”

父亲的管制不乏粗暴,“有次我带朋友来玩,他还追着想打人,不让男生和我玩。小时候就会觉得父亲不对——我的男性朋友又没有做什么。”

十三四岁时,由于挨了母亲一巴掌,温碧霞决然离家出走,到朋友家过夜,一住就是几个星期。那时与她一起玩的,多是“问题少年”。其时《靓妹仔》剧组成立,导演黎大炜和编剧文隽在街上物色演员,一眼看中了正和朋友逛街的温碧霞,她的命运自此发生重大转折。

1982年,电影《靓妹仔》在香港上映。该片现场录音,以半纪录片的方式讲述了一批“问题少女”的状况。片中两位女主角林碧琪和温碧霞,在片子上映时才16岁。

这部电影关注了一个少人涉足的角落,它以林碧琪饰演的角色为线,带出一群当时因家庭不幸等原因而走上堕落之路的学生妹的故事。片中,温碧霞饰演的角色被男朋友抛弃后,跳下地铁轨道自杀身亡。而林碧琪目睹这么多一起堕落的姊妹死的死、伤的伤,加上亲眼看到男友被黑社会杀死,终与母亲修复关系。

时至今日,这部影片已不太被人提起。但在当年,该片票房突破千万。在次年的金像奖上,林碧琪与温碧霞一齐被提名新演员。而这部反映残酷青春的影片,还创造了一项至今没被打破的纪录:17岁的林碧琪获得1983年金像奖影后,此后她再没拍过影视剧,所以直至今日,林碧琪仍是金像奖历史上年轻且作品少的影后。

拍《靓妹仔》时,由于温碧霞未成年,合同需要监护人签名。父亲不同意,希望她继续读书。在她父母眼中,娱乐圈复杂,不适合女儿。这次,温碧霞没有离家出走,而是选择用眼泪征得家长的同意。

部电影就受到肯定,她感到满足,认为反而是因为进入娱乐圈,才让自己定性,变得“更乖了。”在这个人们眼中波诡云谲的江湖里,她获得了自己想要的成熟,“到现在都是因为我很喜欢电影,很喜欢演戏,所以我没有离开过娱乐圈。”

这个曾经的叛逆少女,对于自己当年的不被理解,不无委屈,“我后来就是想做一个出色的演员。但因为爸爸妈妈不明白,他们只是担心我那么早出来拍戏,但其实他们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们不知道我的世界其实很单纯,希望能有自己的天地,能有多些爱。比如男朋友带来的真爱其实也是种爱,无论父母的爱、异性的爱,都是每个人追求的简单的东西。”

以前的人单纯一些

少女温碧霞,身旁环绕着一堆“问题男女”。在现实生活中,她学会了抽烟,不回家,到舞厅玩。不过没敢嗑药。“曾经有很多人给我(丸子),但那时我只是喝酒,我不敢嗑的。因为我一个女的朋友嗑了两粒药丸,加上兑酒,死了。我看着她死的,她真的在吐白沫。看到她的样子我说过,我一定不会碰丸子药的!”

问:“《靓妹仔》中展现出青少年经常喝酒、嗑药的状态,这种情况在当时年轻人中普遍吗?”

“普遍。只是(此前)没有电影拍出来而已。当时很少有电影那么大胆去描写这些靓妹,所以《靓妹仔》很轰动。当时(分级)是二B,儿童不宜,但是女孩都很好奇,因为觉得拍得很生动很写实,是那个年代的靓妹的故事,所以很震撼。”

进入娱乐圈,改变了她的一些观念,“其实是你不接触娱乐圈才会觉得娱乐圈复杂。那部片好像显得靓妹仔很叛逆,所以父母担心我学坏。但我觉得娱乐圈不是很复杂。”

现在,她再度参演靓妹题材的电影《微交少女》,为何依旧关注这个话题?“这个问题是的。有很多很健康的家庭,但事实上也有很多不健康的家庭。比如你为什么看到那么多(负面),就是真的存在。只是他把这些比较极端的故事拍了出来,因为比较戏剧性,观众感兴趣。我觉得这部电影很能反映写实的一面,同时也提醒大家多关注下靓妹,关注年轻的一代需要什么,关注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这一次,她的角色是叛逆靓妹的妈妈。今日的“靓妹”,有着这位昔日“靓妹”自愧不如的地方,“她们可以在上认识男孩子……现在的靓妹更加大胆,觉得在啊、电脑里认识男孩是很普通的事情,但以前只能去Disco玩才能认识。而且以前的人单纯一些,因为他们的生活讯息没那么多。”

与她合作的靓妹,与当年的温碧霞有着不同的面目,“我15岁时真的很‘靓妹’,不知道怎样演戏,玩心会多些。但这几个靓妹很努力,很有计划,而且已经有了自己的经纪人,更加成熟。”

今昔对比,就连她眼中的黑社会也不同了。电影《古惑仔》所展现出的刀光剑影,她认为也是对当时黑社会的一种写实。“现在是社团,出来做生意、做正行了——表面上不是黑社会,但其实是。以前那些不是这样,以前黑社会就是黑社会。”(笑)

无端成“艳星”

温碧霞喜欢小孩,但不喜欢自己生,为此收养了一个儿子;她高价代言整容医院,但表示自己不会去整容。这位热爱拍戏的女星,与我们分享其育儿经,“我会培养他,陪他读多点书,听多点歌,尽量不让他看那么多电视。”她的一些言行,不会让世人简略一想就能觉得逻辑圆通,当然了,世人也有一些她曾经想不通的地方。

她自小常看西片,或许受西片一些奔放镜头的影响,激情戏对她来说不是一个障碍。在1984年上映的电影《停不了的爱》里,她和刘德华上演床戏。当年她未满20岁,其时同样稚嫩的刘德华,后来成了天王。

但即便如此,这位女明星还在观众正常的谈论范围内。事情在1996年发生了变化。那年她和任达华(微博)主演的《惊变》上映,在这部情节曲折的电影中,她裸露两点演出,令世人惊诧,也使得电影所获效应与拍摄初衷渐行渐远。

那时的温碧霞已颇具名气。“我当时只是想让自己有个突破,而且很喜欢那个故事,觉得那场戏是应该这样拍出来的,才会有那种感觉。现在来看,我还是很喜欢那部戏。”

她继续为这部电影正名,“故事好看,只不过大家将focus摆在了我裸露的那部分,是因为媒体将整件事讲得变了,变成了我裸露这件事。当时我没有想过会这样,所以后来有点不开心,因为大家根本就没有关注电影,而是关注我裸露。”

全城热议温碧霞露点拍三级片,30岁的她受不了以这样的方式被人关注,去美国休息了一个多月。

时至今日,她并不讳言这部电影,“那时还小,很介意别人怎么说我。所以觉得突然之间我变成了一个‘艳星’,有没有搞错啊,我明明是一个……之前我一路都是……我的戏,大家都觉得我是个好演员,我觉得大家还是关注我演技的。但是这部戏之后大家无端端把focus的点摆在了我的性感方面,不是我想要的东西。”

对于一些媒体报道说她后悔拍这部三级片,她并不以为然:“我从来没有说过后悔。我觉得是一个经历的过程。只不过如果让我再选,我不会这样做,因为我没想过反应那么大,关注点都不在戏上。”

同行不乏裸露演出,她赞赏起来不遗余力,“我觉得做演员有时要豁出去,比如你看汤唯、舒淇她们曾经都拍过,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你希望做一个出色的演员,有时真的要豁出去……你看《色·戒》,或者看《色情男女》,或者看《惊变》,这几部戏都是突破,对每个演员都是突破。”

谈话中,“突破”、“豁出去”,在她口中高频出现。不过,也许是《惊变》让温碧霞心有余悸,此后她再也没拍过露点的戏。“你看现在的报纸也是这样,可能女孩穿得性感一点就会曝你走光之类的。有时候做艺人要想开点。比如近我拍写真集,无端端我穿一件衣服,可能低了一点,他们就说我走光。何来这些东西?根本都不是。我现在看完这些只会笑一下就过了。以前小的时候会很不开心,经历太多就不会太在意了。”

娱乐江湖风急浪大,艺人的峥嵘或沉寂,只在一线之间。电影《惊变》对于温碧霞来说意味着什么,不是那么容易说清楚的一件事情。访谈中提到这部电影时,温碧霞笑问:“你看过没有?”这或许可以算是演员温碧霞对该片所引起风浪的回应。

想拍女性电影

《靓妹仔》上映后,家人仍坚持认为温碧霞应该去读书。不过,在拍了《停不了的爱》后,她开始认为自己“将来想做一个出色的演员”。她在意人们对她演技的肯定,“我希望有一天真的可以拿到奖项。而前两年我也拿了一个澳门国际电影节的女配角啦,这些都是我的梦想,我会朝着方向走。”

出道三十多年,她有自己的演戏心得,“剧本不是说你可以读出来的,而是要把你的人、你本身内心的世界摆出来,融入这个角色里面,我觉得这是重要的,让人看起来很自然很真,觉得你不是在演戏。我拍(《微交少女》)和我女儿那场戏,是哭到拍完之后也停不下来。cut了之后我还在看着flashback,还在流眼泪。”

《地下情》里,与她合作的演员可谓大牌云集:梁朝伟、周润发、蔡琴。导演关锦鹏让她赞不绝口。“阿关是特别的,他内心其实很女性。我们和他谈剧本是要排戏的。拍电影前我们要围读(剧本),围读完,真的会跟发哥伟仔排戏的。我觉得这才是认真的导演。”

在此之前,她拍的戏很少排戏,“阿关真的很细心,他不是教你怎么演戏,而是告诉你,这个故事或每场戏他要表达些什么,你的内心世界应该是怎么样,这一点很重要。我觉得一个好的导演不是说教你一个动作,而是将这个剧本的人物、内心世界和你沟通好。”

而与她屡有合作的麦当雄,则是另外一种风格,“麦当雄比较喜欢很真实的感觉,拍的时候不告诉你内容,去了才知道,有些很突发的事情,比如突然有老鼠经过吓你,捕捉你一些很真的反应。”

她曾感慨演员受到的限制太大,“演员是很被动的,人家找你演戏都是觉得你像那一个类型才会找你,自己挑的空间并不大。”

现在,她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想拍自己喜欢的电影,“你觉不觉得香港电影是男性主导的电影为主,比如《窃听风云》、《古惑仔》。女性主导的电影以前多些,关锦鹏拍的《地下情》啊、《阮玲玉》啊,或者是梅姐那部《胭脂扣》,但是近十年少了很多。”

“我喜欢《致青春》、《北京遇上西雅图》,这些都是女性主导的电影,但是香港很少,我很想拍。这种电影其实是很多观众喜欢的,因为太久没有了。就好像《当哈利碰上莎莉》或者《诺丁山》,其实外国很多,我都不懂为什么香港没有,是不是?”

上下分捕鱼游戏
雕铁机
PLC回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