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男子收集71年前日军屠村证据欲状告日本政

2018-10-30 11:46:14

男子收集71年前日军屠村证据 欲状告日本政府

收集71年前日军屠杀文昌鳌头村民证据

儿为母遗愿欲状告日本政府

将在下个月组成律师团正式提起诉讼,索赔金额1.46亿元人民币

“妈,71年前,日本鬼子在家门口杀害了外公外婆和小姨,71年后,我要为您讨说法,完成您的遗愿。我正在收集证据,律师也正在起草起诉材料,我将跟律师走上日本法庭……”6月9日,在海口工作的邢锋再次驱车来到文昌,回到外公外婆曾经居住的地方,看着已被烧毁、荒废的祖宅,邢锋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1943年农历3月初六,对于文昌东阁镇新群村委会鳌头村是一个噩梦的开始。据邢锋掌握的资料,当天,侵华日军在该村一天内屠杀了43名村民,一个月内屠杀了73名村民。如今,经历这场血案的幸存者和见证者欲状告日本政府,要求日本政府为日军当年犯下的罪行认罪、道歉并赔偿损失。邢锋将在下个月组成律师团正式提起诉讼,索赔金额1.46亿元人民币。

□南国都市报王渝文/图

杨爱兰老人(左)向邢锋(右)讲诉与其外公外婆关在一起时的场景。

说起经历杨必森老泪纵横

杨爱珍老人身中两刀侥幸活了下来

奔波半年准备材料

寻找幸存者收集证据

“阿婆,到时候请您到日本作证,愿意吗?”6月9日,邢锋再次来到鳌头村,握着杨爱兰老人的手问。半年来,邢锋时常奔波于海口、文昌两地,目的就是想寻找当年的幸存者和见证者,收集证据和准备材料。

3年前,邢锋的母亲林氏去世,3年来,母亲临终遗愿时刻萦绕在邢锋耳边:“日本鬼子杀害了我的家人,可到现在连一句道歉都没有,讨回个说法,才好去见你的外公外婆啊。”

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邢锋决定收集证据状告日本政府,讨回公道。

邢锋介绍,当年,他只有6岁的母亲和小姨以及他的外公外婆住在鳌头村。“鳌头血案”当天,6岁的母亲和另外两名年纪差不多的孩子被村民救了,“日本人搜屋时,村民就把我母亲藏进米磨房,让她蹲在米磨旁边,拿一个大簸箕盖着。由于地方太小,只能藏3个孩子,没地方藏的小姨惨遭毒手。,日军将外公外婆关在一个伙房里,活活烧死。还没来得及取名的小姨被塞进一个大缸里,日本兵把大缸抛向空中,小姨就这样被活活摔死。”邢锋愤怒地说。

“一定要讨个说法,让日本政府赔礼道歉。”邢锋说,71年来,“鳌头血案”中死里逃生的村民们始终没有忘记这个血海深仇。当得知邢锋的想法后,村里的幸存者、受害者家属都十分支持。目前,已有几名幸存者正式委托邢锋全权处理此事。

预计下月正式起诉

索赔1.46亿元人民币

痛苦回忆

邢锋介绍,目前,他正在收集被屠杀者的名单和证据,同时,也联系了律师正在起草起诉书,预计会在一个月后向海南省高院提起诉讼。法院在确认手续无误的情况下,工作人员会在7个工作日后告知是否受理此案。

“每位受害者索赔200万元的赔偿。”邢锋说,届时他和律师团的索赔金额为1.46亿元人民币。邢锋说,自从他决定完成母亲遗愿的那天起,便做了大量工作,不仅查看了国内众多的类似案件,也咨询了有关法律专家。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会有所准备。

被扔进烧着了的房子里

顾不上着火双手不停逃

杨必森今年90岁,出生在泰国的他5岁被母亲带回海南。他是“鳌头血案”的经历者,更是一名幸存者。

1943年3月6日,杨必森19岁,这一天,侵华日军进村,一路烧杀抢掠……据杨必森老人回忆,当天,正值家里收地瓜,他赶回村里帮母亲搬运地瓜。上午9点多,侵华日军开始进村,他在地里隐隐约约听到了嚎叫声、哭泣声……“当时有村民说日本人来了,杀了很多人。”杨必森说,他放下手中的地瓜,一路飞奔回家里,想进家中挖好的地洞躲过这次灾难。在地洞里藏了不到10分钟,他闻到一股浓烈的油烟味。原来,侵华日军正放火烧屋,杨必森的家也难逃一劫。

“烟太浓了,在洞里实在呆不下去了。”老人回忆,他壮着胆跑出房门,岂料,噩梦开始了。这时,在附近的三四名日军见屋内有人,立即将杨必森围了起来,用枪抵住他的胸口,逼他往火堆里钻。杨必森被逼得退了几步,停下来。残忍的日军提起他的衣领,将他扔进燃烧的房子里。

“当时我跪在地上,用双手支撑着整个身体。”老人深深吸了一口烟,仰望着天空数次哽咽。日军见杨必森双手烧起来,便离开了。这时,强忍着疼痛的杨必森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冲出房门,拼命地跑,不知跑了多久,昏迷在树丛中。

深夜,杨必森拖着疲惫和伤残的身体回到村里,家已经被烧成废墟,“整个村庄几乎都被毁掉了,很多房子烧得片瓦不留,尸横遍野。”说到这,老人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伤痛,嚎啕大哭。

当天,杨必森的母亲也被日军残忍杀害。家被毁,杨必森只能过着流浪的生活,帮人放过牛。解放后,杨必森被安置在一家工厂做工。

双手畸形,只剩下6根手指,手臂无法弯曲,让杨必森备受身体和精神的折磨。年轻时的杨必森曾多次被邀请去讲座,每一次授课的背后,他付出的都是痛苦的回忆。“尤其是刮大风时,伤口处会疼得特别厉害。每一次疼痛,都会揪起痛苦的回忆。”老人说,从那天到现在整整71年,他度过了没有双手的大半生。父辈寄托的希望连同他无数美丽的梦想输给了残酷的现实。

讲到这里,老人已经是老泪纵横,他带着哭腔痛斥日军害得他家破人亡。“如果能到日本告他们,我死也瞑目了。”老人说。

说起经历的屠杀杨必森老泪纵横

妹妹身中两刀侥幸活下姐姐砍开房门死里逃生

杨爱兰,今年85岁;杨爱珍今年75岁,姐妹俩共同经历了可怕的一天。

当年,杨爱兰和父母、奶奶、妹妹、还有两个堂妹在一起生活,那年她14岁,妹妹杨爱珍才4岁。

惨案发生的前一个小时,一家人正在家里,突然家里冲进来几名伪军,不一会儿,七八名手持步枪的日本军人跟着进了屋。

“当时伪军问我们有没有办良民证,说是有良民证的不用害怕。”杨爱兰说,家人立即拿出良民证给日军看,突然,街上传来几声枪响,然后就听见村里一片嘈杂,这时,日军开始疯狂屠杀,他们先后把奶奶和两个堂妹用刺刀捅死,然后,又在年仅4岁的妹妹身上捅了两刀,把杨爱兰拉出房间,这时,杨爱兰看见日本兵踹别人家的房门,从屋里拉出村民,然后将这些村民用枪逼着关进了伙房。

“当时我记得关了3个伙房,每个伙房有10多个人。”杨爱兰说,和她关在一起的就有邢锋的外公外婆。伙房不大,10多个村民被关进去后显得比较拥挤,大伙儿都十分害怕,等人全部进伙房,日军找来椰子做的藤条把门缠住,然后离开了。不一会儿,又回来了,手里抱着柴火和椰子叶堆放在门口。

“大家知道这是要放火烧屋,都很害怕,但又无能为力。”杨爱兰说,这时,邢锋的外公拿起屋内一个木凳,趁日军抱柴火时拼命砸门,但门根本砸不开。这时,机警的杨爱兰看见伙房内放着一把菜刀,便拿起菜刀从门缝中将藤条割断,冲出房去。她跑出不到两三米,便看到日军回来了,再一次将准备逃跑的村民赶进伙房,并再次把大门缠死,然后浇上汽油,将整个房子烧了。

“我一边跑一边看,大约跑了20多分钟,跑到了村附近的一个防空洞躲起来。”杨爱兰说,被吓坏的她不敢再回村里,到10公里外的亲戚家住了下来。过了几天,她才知道身中两刀的妹妹被村民救了。父母因为提前听到日军进村的消息躲起来了。

采访中,一些幸存的村民告诉,日军的屠杀行动从当天上午9点多一直持续到下午6点多,现场惨不忍睹。“我弟弟死得很惨。”今年84岁的杨昭荣告诉,当天,他弟弟被日军用刺刀捅破肚子,因为失血过多,弟弟感到口渴,爬回家里找米汤喝,几名日军看到弟弟没死,就用穿着带铁皮的军靴的脚猛踢弟弟的头,弟弟杨昭就这样活活被踢死了。

原标题:男子收集71年前日军屠村证据欲状告日本政府

稿源:光明

作者:

山东黄金麻
株洲配资公司
奶衬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