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玉林信息港 > 军事

剑断灯灭之时

发布时间:2019-06-25 15:59:37

书接上回,只说楚寻语和毛毛在岛上问询弥留的如空如幻,陈奇他们留在大船上休整,众人都伤的不轻,别看四打一,段辰雨、雷博海和公输莫难都伤的不轻,雷博海接过慕缘拧干的毛巾擦擦脸上的血渍,咒骂道:“该死的,我的背好疼,那头蠢象踹我的那一脚真不留情。$杂卐志卐虫$”段辰雨努力的想站起来,可是两腿直打颤,忘尘架着他胳膊把他扶起来坐在椅子上,只不过这大船一只倾覆着,哪里都是破破烂烂的,只好用椅子靠在船舷上,众人从地上捡了几块碎木板,随意的点燃烧起来,煮了一壶热茶给伤兵门暖暖身子,段辰雨接在手里喝了一口,吐出一口粗气,摸摸自己胸口道:“我现在站起来腿都在抖,站都站不住了,体内空荡荡的,一点知觉都没有。”公输莫难虽然是木头骨架,但也遭罪不轻,只不过他是灯奴,江湖上他过往的名声又不大好,所以没人愿意接近他,他也不介意,一个人坐在船头包扎伤口,听见段辰雨所言,僵硬的笑了一下,插话:“我早就提醒过你了,你徒耗灵气熔炼黑灯只会让你自己的经络无形中受损,你这不怕死的疯子又吃了三生丹强行提着这口气和如空如幻拼命,这回,你没个百八十年都养不回来了。”众人正在议论纷纷,忽然众人发现有个男人驾着一条小船赶来,不多时,就到了近前,这人将小船靠在大船残骸上,三步并作两步爬上大船,扒上船舷,痛哭流涕的叫道:“大哥!”所有人顺着声音望去,全都喜出望外,来人是个精瘦的汉子,身上带伤,打扮狼狈,衣着土黄色破旧战甲,五官消瘦,皮肤黝黑,尤其是两道剑眉又细又长,面上有道长长的伤疤在右边脸颊上拖下来挂到嘴角,看到大家表情是又悲又喜,叫道:“终于找到你们了!”“祖义?”骸谷的雷博海和陈奇都大喜过望,雷博海伸手笑道:“祖义啊,哥哥我……哥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原来此人就是陈祖义,陈奇的胞衣弟弟,陈祖义走近抓住雷博海的胳膊,悲泣道:“二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雷博海也感慨连连,大黑脸上虽满是血渍,也露出笑容,眼角含着泪,点头道:“祖义你活着回来就好,我还以为你被那些灯奴劫狱之前就杀了呢。”雷博海兴奋的又对陈奇挥挥手:“大哥,祖义还活着呢,我们走,我们回去收拾那帮吃里扒外的东西。”陈奇也欣慰的笑道:“好啊,好啊,老二说的对,我们回家。”说完扶着倾斜的船舷努力站起来,只可惜身体虚弱了太多,有些困难。陈祖义赶紧过去扶住,留着泪说道:“大哥,弟弟我来迟了。”“不妨事,不妨事,你先扶我起来,我们赶紧回去收拾残局。”陈奇一手扶着栏杆,另一手扶着陈祖义,努力的站起来。“我扶你回去,走,咱们回家。”陈祖义擦了一把眼泪,红着眼眶扶他起来,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看见陈奇弯着腰,抬起脸庞的那一刻,眼角中有一缕狡黠的笑意和凶狠的杀气,自己和陈奇从小长到大这么多年,太熟悉了,这种感觉不会错,当下心知要坏,一个就地十八滚赶紧闪开。说时迟那时快,也就在这么一瞬间,陈奇已经一掌陡然拍出去,陈祖义滚地闪开,这一掌也就打空了,直接炸裂前方的船舷打出海面好远,楚寻语他们听见的爆炸声就是这么来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雷博海叫道:“大哥,你干什么?”陈奇此时的表情已经变了,扶着船舷,哆哆嗦嗦的站起来,满面的凶光,悲愤的说道:“不成器的东西,只可惜这么多年以后我养了你这么一条吃里扒外的狗!”而陈祖义的表情也变了,淡定的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和方才激动的重逢表情判若两人,他反而好奇的问道:“我就纳了闷了,你怎么识破我的?我露出马脚了吗?”这一问一答说的大家措手不及,众人愣愣的看着他们俩,雷博海虽热粗鲁,但并不笨,他皱着眉头,粗声质问:“祖义,你干了什么?”“我干了什么?我干了什么?”陈祖义都觉得好笑,放肆的大笑,咆哮道,“你应该问问我的亲哥哥干了什么?”所有人把目光又看向了陈奇,陈奇则一脸费解,随后斥道:“你疯了吗?怎么到处乱咬人?”恰好听闻爆炸声,楚寻语在归途中听见爆炸声,赶紧强行提住一口气,忍住疼痛,带着毛毛赶紧飞回来看看怎么回事,刚落到甲板上,就看见陈祖义指着自己大吼道:“就是因为他!”楚寻语则一脸莫名其妙,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冒出来的?他是谁?我认识他吗?他又为什么要指责自己?雷博海回头看看楚寻语,不明所以的问:“和他有什么关系?”陈奇一时间没有言语,脸上阴晴不定,陈祖义讥讽的问:“怎么了?我的哥哥,你不敢说话了吗?要不要我替你说?”雷博海仿佛明白了什么,看看陈奇又看看陈祖义,他虽然不知道具体,但跟了陈奇这么多年,知道大哥做任何事都是有道理的,所以劝陈祖义道:“祖义,有什么委屈也要等眼下这些事情解决之后再说。”“事后?事后就晚了。”陈祖义哈哈大笑,笑的很悲凉,指着楚寻语对雷博海说道:“二哥,你知道吗,我这位哥哥要把骸谷的大位传给他!”“什么?!”此言一出自然震惊满堂,段辰雨、雷博海甚至公输莫难全都一起侧过头看着楚寻语,只不过表情各不相同,公输莫难倒是一脸很欣赏的样子,雷博海则是难以置信,楚寻语本人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对着众人大声叫道:“都别看我,这事和我没关系,什么骸谷大位根本不是我想要的。”然后又对着陈奇平摊双手,哀声道:“怎么样?我早就告诉你你这么做要出事,是不是出事了?”陈奇没理会楚寻语,反而是盯着陈祖义,冷笑着反问:“所以呢?我不传位给你,你就给我暗中下毒、率众叛变、提前夺位了?”这下所有人又把目光转头看向了陈祖义,雷博海大吃一惊:“祖义,是你给大哥下的毒?也是你和罗镜那丫头串通了围攻我们的?”陈祖义此时反而不着急了,情绪缓和了不少,整了整手腕上的破旧铁甲,抬起头,麻木的看了一眼雷博海,轻描淡写的吐出两个字:“是啊。”“你太过分了。”雷博海气的青筋暴起,扶着船舷颤颤巍巍站起来,“叛徒,今天我要清理门户……”结果话还没说完,陈祖义一抬手,对着雷博海隔空随意往下一按,雷博海双腿一软,一股莫大的压力袭来,直接一屁股又坐会原地了,陈祖义砸砸嘴说道:“行了二哥,没力气就老老实实坐下,你眼睛睁大了好好看看,有一位算一位,咱们骸谷哪个不是叛徒出身的?包括你自己在内,现在你倒是也难得能体会当初你师门的那些人心情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还真不是叛徒,以前可真没叛变过,一直跟着大哥打天下,创立了骸谷这片基业。”“你还知道你跟着我打天下?”陈奇嘴角的肌肉给气的一跳一跳的,“我把骸谷卫戍重任交给你,是让你保护骸谷安全,不是让你自己毁掉它的,我埋在罗镜身边的那些暗哨都是让你一手布置的,当发现罗镜不仅早就控制了暗哨还扩军到这等规模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叛变了,没想到自己的亲弟弟居然叛变了,罗镜的活死人大军数量如此之多必然不是近就能完成,应该是近年来一直暗中延伸,你还说是因为楚寻语?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不错,罗镜的活死人大军是从六年前开始的。”陈祖义眼神中有一抹阴险的笑容,但依然侃侃而谈,“那是因为我曾经多次提醒你把大位传给我,你功法大成,眼看着就要飞升天界了,迟迟不立继承人怎么行?二哥他们也和你一起的,眼看着前后脚大成飞升,十胜椅之中除了我还有谁能当此重任?结果没想到啊,你居然要把大位传给一个黄口小儿,你说荒唐不荒唐?”陈祖义此言有些道理,十胜椅之中,莫蔓鸢和罗镜是女子,不可立,毛毛和铛铛非人不可立,丧门佛乃出家人,仇露华只知道争用斗狠,二人也不能立,陈奇之外,能立者应该是雷博海和孙亮,但此二人修为也仅次于陈奇,用不了多久也会飞升,能传大位者唯有陈祖义一人而已,但陈奇就是不表态,陈祖义异常焦躁,于是数年前暗中联合了五方鬼帝,让罗镜助自己一臂之力,罗镜素有反心,遂一拍即合,作为交换,陈祖义承诺得位之后,将罗镜的残魂还给她,另外还会许诺一些其它的宝物,罗镜这才出手暗中扩军,并且将活死人大军的指挥权交给了陈祖义。“你就算对我不满,为什么要勾结灯奴?”陈奇冷哼一声,不屑一顾,“那个叫摩耶古蝉的武修和尚去劫狱,他也是从你这里拿的钥匙对吧,勾结灯奴就意味着当叛徒你知道吗?我们再怎么不和也是我们自己的家事,你把灯奴拉进来你知道给我们带来多大的损失你知道吗?”陈祖义回头故意看着雷博海说道:“二哥,大哥说你的伤是因为我叫了灯奴给你打的,你认为呢?”雷博海听到现在也大概明白了,面沉如水的反问:“不是吗?我们一直都以为是摩耶古蝉在归途中偷袭了你,没想到居然是你主动引狼入室。”“不对……不对……”陈祖义低着头连连摇头,指着陈奇说道,“二哥,你们都给大哥骗了,他根本没告诉你们实情,他为了招揽这个叫楚寻语的黄口小儿,要主动对抗灯奴以结其心,也就说他要拿我们和灯奴拼命来示好一个外人,这不是荒唐吗?我恰恰相反,我从来没想过和灯奴开战,灯奴在这大海上与我们为邻这么多年从未发生过矛盾,井水不犯河水,我和他们联手,大家各取其便,有什么不好?”目光一转,看着楚寻语问:“你自己说,是不是这样?”“当然……不是。”楚寻语虽然否认的快,但是底气明显有些不足,因为陈祖义也没说错,为了陈奇,这才把慌说下去,“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要别人何干?”陈祖义也没打算相信他说的话,反而接住了楚寻语这句话大做文章:“听听,大哥,你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我都替你敢到害臊,这还是我们的海盗王吗?”陈奇的怒中带着怜悯,哈哈大笑三声反问:“说来说去你不是想要这个大当家的位置吗?那你现在干脆一刀捅死我,而后你就立刻就能继位,岂不是更方便?”陈祖义倒也不屑,上下打量了他半天,眼中凶光毕露,认真的说道:“大哥,你也别激我,你知道我的性格,真要是激怒了我,我可就顾不上多年兄弟感情了。”“这就是我的胞弟,我一手拉扯大的弟弟,”陈奇幽幽叹息叹息一声,“就是因为你这种性格,我才不会把大位传给你,没想到你的凶性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恶劣,你知道吗?这个位置你根本不配坐,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把大位给你吗?那现在我就告诉你原因。”说完倒也不想再隐瞒了,就把这些年心中所虑一吐为快。陈祖义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陈奇一母所生的双胞胎弟弟,而是陈奇在杀了元蒙贵族全家浪迹江湖之后,在沿海渔村捡来的一个瘦弱孩子,因其无父无母,亦无名无姓,所以这才跟了自己姓陈,陈奇长他几岁,所以作兄,带着他漂泊江湖多年,不仅拉扯他长大,还教会了他不少巫术和修行功法,陈祖义一身所学全部来自于陈奇,也继承了陈奇凶狠的个性,并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陈奇有很多事情都暗中防着他一手,比如自己的九转星辰就没有教给过他,更别说骸谷帮主大位了,这让陈祖义心中不满与日俱增。究其原因,是因为陈奇认为陈祖义杀伐太狠,做事不留余地,无论是在当年流浪时期还是在战争时期,乃至现在和平时期,他都以杀人取乐,一言不合就动手,击败则必杀,用杀戮来解决问题的方式让陈奇极不赞同,小时候就发现陈祖义年纪不大,但血腥暴戾,而且心思狡猾,很少招惹比自己强的人,对于弱的人喜欢以力压之,经常小小年纪就叉着腰站在尸体堆上哈哈大笑,忘乎所以,这种性格在对抗残暴的元军的时候极为有用,但是和平时期天下无战,这种性格就会适得其反,在和平的江湖上杀人只会积怨无数,早晚酿成大祸,陈奇这么多年时常劝阻却收效甚微,所以也不敢让他手握重权,倒是让他执掌刑罚挺合适,也算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因为骸谷都是一帮无法无天之辈,想要管住坏人那么只有比他们还坏的人才行。这么多年来陈奇都在考虑找一个什么样的继承人合适,十胜椅虽然威震江湖,但是能立者不多,这一点陈祖义没说错,自己也暗中观察陈祖义多年,发现陈祖义的问题还是出在自身涵养上,陈祖义和自己都是出身微末,受尽压迫,获得力量之后自然渴望报复和权利,这就是老百姓经常说的“穷人乍富,小人得志”,这种粗鄙之人要不得;陈奇一直想找一个知书达理,有文化有素养的年轻人,这种孩子骸谷肯定没有,昆仑、蜀山等等名门正派倒是不少,可这种人陈奇又看不上,因为光会读书也不行,书呆子一个,纸上谈兵不堪大用,压不住骸谷这杆称,所以迂腐儒生也要不得,要找一个既有知识涵养又兼杀伐果断之心之人才是符合自己要求的,于是楚寻语就走进了眼帘。这些年陈奇暗中相过不少孩子,楚寻语算是其中一个自己十分满意的,在昆仑的时候就看出楚寻语谈吐不俗,但满身杀气非同寻常,于是派出密探暗中调查,很快就摸清楚了楚寻语的老底,楚寻语是世家子弟,博览群书,又参加过战争,承受过世俗显官厚禄,也被打入过死牢,人情冷暖世态炎凉都经历过,而且他这一路上时常治病救人,乃是本性,本性是医者仁心,下手却杀人如芥,那是顺势,顺应的是这残酷的红尘俗世,所以自己才对他一直青睐有佳。不料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楚寻语根本不愿意上陈奇的骸谷贼船,反而心心念念要去报血海深仇,其实报仇容易,不就是杀人嘛,陈奇打个喷嚏都能杀一船人,本来想要做个顺水人情不管是谁直接一刀宰了了事,楚寻语一个小小元婴期修士还能有多大仇?帮他报了仇笼络人心,招揽于麾下,至于说修为低不怕,陈奇的巫术根本不看寻常道修士的修为,只要楚寻语愿意过来,后面慢慢培养,赋予他强大的巫术力量,陈祖义当年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这就是巫术的好处,可以短时间内获得极为强大的力量,但这也是它的坏处,不像道家循序渐进,容易让人迷失自我,陈祖义就是证明。但不想楚寻语这仇实在不同寻常,仇家居然是那盏江湖上一直秘密传说的黑灯,这个传说陈奇也听过,一直当作是无稽之谈,直到楚寻语出现才意识到此物有可能是真的,而且从昆仑千辰会那个假思奕开始,就发现这些灯奴居然也是海上人家,与自己为邻这么多年自己竟然还浑然不知,顿觉冷汗森森,此心腹大患必要除之,否则他日必遭横祸。此番段辰雨携灯而来让自己着实意外,恰好这也是楚寻语朝思暮想之物,所以愿意一箭双雕,既除了骸谷肘腋之患,又能示好楚寻语,却不料这一切都被陈祖义看在眼中。陈奇要传位给楚寻语的秘密谁都没说,连毛毛都不知道,但陈祖义明白,自己跟着这位大哥一块长大,出生入死,往往一个眼神就明白他在想什么,这些年陈奇眼看要渡劫飞升,一提传位之事反而一拖再拖,敷衍了事,心中就怀疑他另有所想,后来南疆事发,看陈奇居然秘密带着陈焱焱亲往南海营救楚寻语一个元婴期孩子就印证了自己所想,于是也在暗中调查楚寻语,很快也查的清楚,自己对陈奇这个哥哥作风行事太了解了,他必然要先卖个好处给人家,楚寻语朝思暮想之物并非什么天材地宝,而是那帮实力卓越、行事诡异的灯奴,让自己也吃惊不小。所以陈祖义一边在暗中联络五方鬼帝扩军,另一方面在思索如何借力灯奴,让自己从中渔利,他是很不赞同陈奇与灯奴全面开战的念头,如果传说是真,那灯奴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和灯奴交手十胜椅就算赢也是惨胜,自己可不愿意为了一个黄口小儿拼的头破血流,而且陈奇如此关心一个外人必有蹊跷,凭着自己对陈奇的了解,十有**就是日后要传位之人,想到此陈祖义就更觉心头难平,不止一次的考虑过在半路上截杀楚寻语,但自己没把握做的人鬼不知,陈奇要是知道楚寻语要死在自己手里后果可想而知,所以碍于陈奇威势,这才想要借刀杀人,这不,灯奴就是个现成的条件,简直是天作之合,陈祖义近一年来借调查灯奴之名,深入远海,早就和摩耶古蝉搭上线了。又顺着摩耶古蝉的指引见到了如空如幻,暗中达成协议,陈祖义可以告诉如空如幻他们陈奇下落,助他们寻回黑灯,甚至还可以联合五方鬼帝举事内乱牵制十胜椅,但灯奴必须除掉楚寻语他们包括陈奇,帮自己夺取骸谷大位。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回头看着公输莫难,公输莫难一脸委屈:“别看我,我是知道你们骸谷有内奸,但这事是如空如幻私下联下的,他从未没和我们提到你们的内奸是谁,你们自己内部管理无方,风气不正,出了离经叛道的内奸别怪我们。”这事公输莫难确实不知道,如空如幻做事素来稳重,低调不显,除了摩耶古蝉几乎没人知道,需知灯奴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这一路上也伤了好几个,现在和十胜椅开战很是艰难,首领陈奇他多多少少也了解过,知道他实力不俗,所以也需要陈祖义从内部牵制数量庞大、实力强劲的骸谷,所以二人达成协议,为了干掉陈奇,如空如幻给陈奇一瓶毒药,这瓶毒药就是威震群雄的绕枝秋蝉。楚寻语听到这里头都大,陈奇的自持厉害寻常毒药根本不放在眼中,绕枝秋蝉则是例外,修为越高死的越快,乃是青莲子生平得意之作,灵宗覆灭就是因为它,可也极难调配,历史上楚寻语自问有能力能调制出来的包括始作俑者青莲子在内的人屈指可数,一巴掌都能数的过来,目前江湖上估计也就五方鬼帝照着方子差不多能做到,天知道灯奴里还有个自己家那个叫什么琢根的混账。陈祖义拿了药之后就按照放入茶中,陈奇一时不查饮入,这才有此生死大劫。再后来仇露华那边扛着个半死的灯奴回来就意味着时机到了,等仇露华回去疗伤之后,陈祖义私下找到丑书生商谈此事,丑书生胸口上那个召唤法阵其实就是陈祖义帮他用刀刻的,而后在大牢外的夜晚见到了寻迹而来的摩耶古蝉,将大牢的钥匙交于了他,不会被阵法压制住修为,自己则诈死遁入暗中,趁着陈奇和段辰雨私下去销毁黑灯的机会暗中兵变,要一举拿下孙亮和雷博海,其他人暂时不用考虑,仇露华身负重伤,无法再战,已经拖着伤体暂时远撤了,莫蔓鸢陈祖义也早已探的明白,她这次被召回骸谷起就被毛毛带着暗中保护,毛毛去找陈奇也把她带走了,铛铛是个大麻烦,不过它为了渡劫远在深海沉眠,陈祖义太了解自己哥哥了,他知道战事一开必然要心腹王璐冉去召唤铛铛回来救火,所以提前告诉了如空如幻,在半道上就将报信的王璐冉截杀,丧门佛是出家人,本来就不喜争斗,又是和尚,他保护着女眷退往陆地,如此一来,骸谷的核心就在雷博海和孙亮二人身上,一个掌握着权利一个掌握着兵力,一定要聚而歼之。没想到根据探马来报,雷博海前不久从前线离奇失踪,陈祖义知道他肯定私下逃出来找陈奇,所以将计就计,让活死人大军在正面继续进攻,五方鬼帝前来找陈奇,自己也躲在五方鬼帝的船舱中,和雷博海的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真不愧是一家人。可万万没想到东方雪豪一个都没杀掉,其实如空如幻的做法没错,他知道铛铛这个望月犀牛是个大麻烦,发起牛脾气有毁天灭地之能,所以生怕情报有误,陈奇还派了别人去找铛铛,所以亲自截杀,确保铛铛老老实实的海底继续睡大觉,别来搅合,而东方雪豪和燕枝二人去截杀陈奇,追回黑灯应该也是万无一失,却不知道燕枝早在几百年前就拿自己的命埋伏了东方雪豪一手,东方雪豪刚露出魔化本体就被废了,女人之怒着实可怕。如空如幻带着小木匠赶到的时候也不想追究东方雪豪死因,先追回黑灯要紧,五方鬼帝见机的快,不愿意卷入这场死斗,所以拿到东西先溜了,再说了,真是把陈奇打死了,她的魂魄也无人知道其下落了。陈祖义躲在船舱中窥视战局,目睹了如空如幻以一敌四的壮举,暗中惊叹,虽然如空如幻意外身死让自己大失所望,但也不要紧,此时所有人都身负重伤、精疲力尽,无力再战,这一刻,就是自己亲手夺取大位的良机。陈祖义扫了一眼众人,全都得死,包括毛毛,所以眼中杀机显露,指着楚寻语道:“就先从你偷我基业的小贼开始。”楚寻语大怒:“你脑子有病?都说了与我无关,谁偷你东西了?”这种事情不是楚寻语否认就能否认的掉的,多说无益,陈祖义已经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楚寻语本能的抬手就是一拳却被来人接住,楚寻语重伤之躯发不出力,反而被陈祖义慢慢的把拳头抓住拧下去,牵引的伤势疼的楚寻语龇牙咧嘴,一下半跪在地,陈祖义手上黑气弥漫,阴笑着问道:“怎么了?你刚才的凤凰之火熄灭了吗?”(PS:QQ号:705562531,QQ群号:242418427,微信号:chmyxh)

白银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揭阳好的治牛皮癣专科医院
天津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